-

立场外篇之婚礼当日(修)

立场外篇之婚礼当日(修)

作者:烈烈风中

 

“尤斯,醒醒~”温柔悦耳的声音呼唤著,模模糊糊,像是从远方传来的。 

尤斯挣扎著摆脱睡神的热情挽留,让自己的意识回归到现世。 

“快醒醒,别再睡了~”动听的呼唤声比之前清晰了许多。 

还没睁眼,他就感到一个温暖柔滑的物体压在身上,一股撩人心扉的熟悉幽香縈绕在鼻腔。 

 

“早啊,雨妃阿姨。” 

他撑开眼,只见一张典雅娇媚的俏脸悬在眼前,性感诱惑的成熟娇躯全然赤裸著,正紧贴在 

自己身上,一双堆雪似的丰乳被挤压成奇特的形状,那弹性十足的触感让本就旺盛的晨欲越 

发坚挺。 

雨妃敏感的察觉到身下巨物的变化,脸不由得一红。 

“小坏蛋,一大早就不老实,昨晚还没疯够吗?” 

“昨晚雨妃阿姨可比我疯狂,叫得可响了。”尤斯戏謔著说。 

“你还说!”雨妃红著脸,抬起上半身,纤指羞恼地戳戳他的脑门。 

不想因為这个动作,让胸前大片白的晃眼的雪腻呈现在尤斯的眼前,他的呼吸顿时粗重起来。 

“不行,你得赶快起来,今天是你和菲尔举行婚礼的日子,有好多事要準备呢!”看到尤斯 

因為欲望而变沉的眸色,她赶紧爬起来,扯过被子裹住无限美好的玉体。 

“啊!对,都睡糊涂了!”失去了直接的视觉刺激,尤斯的理智也开始回笼了,有些感慨的 

说:“过了今天,就要叫你妈妈了呢……我终於又有妈妈了……” 

“好了,过去的事就不要再想了,快去洗洗脸,我帮你準备早饭。”雨妃怜爱地低头轻啄了 

下他的嘴,下床披上睡裙,走出卧室。 

 

 

尤斯又在床上赖了一会儿,这才起来漱洗,等他收拾妥当下楼后,时间已经过了快一小时了。 

“好香啊~”看著桌上丰盛的早餐,他不禁咽了咽口水。 

“快吃吧小懒虫,今天会很辛苦,多吃点。” 

“嗯,菲儿呢?” 

“她已经先去礼堂了,女孩子的準备工作比较长。” 

尤斯理解的点点头,旋即注意力又被雨妃的举动吸引住了。 

这位高贵的淑女解开了衣服的扣子,两隻饱满的玉兔跳脱在外,她正一手扶住左边的乳球, 

一手有节奏地挤压著。随著她的动作,一道奶白色的甘泉从娇嫩的红豆中激射而出,汩汩地 

灌入準备好的杯子里。 

乳汁和她的肌肤同样的洁白无瑕,就好像是那丸娇挺的雪丘直接融化成奶水一般。 

尤斯著迷的欣赏著这一幕。 

 

灌了大半杯汁水后,雨妃才停了下来,把杯子递给他,美艳的俏脸緋红一片,不知是因為兴 

奋还是羞涩。 

尤斯举杯抿了一口,温热的奶汁口感醇厚,还带著淡淡的肉香,喝下去全身透过一阵暖意。 

满足地吐出一口气,瞄了瞄雨妃还没来得及收拢的酥胸,笑著说:“阿姨的这里好像又大了 

一点。” 

“还不是你让我吃的催奶药,弄的我每天早上涨涨的,不挤出来不行。”雨妃嗔怪地白了一 

眼,柔媚的风情让他骨头发酥。 

“用自己的奶水哺育孩子可是母亲光荣而值得骄傲的责任啊。”尤斯辩解到。 

“算你有道理~”雨妃轻哼了声,眼中却含著笑意,温柔地看著他大口大口地吞咽著自己的 

乳汁,不知想到什麼,娇躯一阵火热。 

“今天天真好,是婚礼的好日子啊。” 

“啊?什麼?哦,没错。以后你可是菲儿的丈夫了,一定要好好带她啊。”有些出神的母亲 

略微慌乱的叮嘱著。 

“当然,请放心。菲儿可是我的女人。”尤斯认真地保证著,“阿姨也是哦~” 

“你这孩子,提这干嘛?”她即好笑又带点小感动。 

“母爱是奉献一切。” 

雨妃的动作瞬间僵住了,茶匙从葱指间滑落,发出清脆的撞击声。 

不过她对这一切都毫无反应,深邃悠远的美眸涣散成迷蒙的一片,红艳艳的小嘴无力地虚啟 

著,明媚的脸上满是茫然和呆滞。 

意识在听到魔咒的瞬间就被黑暗所覆盖,心灵全然空白,没有任何思考能力,唯有服从。 

 

尤斯满意地看著雨妃瞬间从一个活色生香的绝色佳人变為一尊无意识的尤物傀儡, 

笑著说:“我可不会厚此薄彼哦……” 

 

 

婚礼盛大而隆重,同时也十分的繁琐复杂,冗长的仪式让一身野性自由惯了的尤斯很不适应。 

但為了给菲儿一个美好的回忆,他还是忍耐著烦躁和疲惫。 

不过当在圣坛前看到菲儿时,他觉得一切都是值得的。 

洁白如新雪的婚纱包裹著芊芊玉体,优美的双峰在层层蕾丝的掩映下更显得挺秀,及腰的金 

色秀髮耀眼的似乎吸收了周围的阳光,缀著细钻的面纱遮住大半张俏脸,露出小巧的下巴, 

粉润如鲜花的小嘴以及唇畔那抹娇羞幸福的微笑。 

带著及肘手套的双手置於小腹,交握著一团百合捧花,层层叠叠的裙摆迤邐拖曳在红毯上。 

即甜美又可爱,清纯中还带著些嫵媚的诱惑,让所有观礼的客人都看直了眼。 

就算是和她朝夕相处的尤斯也被她的绝代风姿迷得失神。 

他的反应比任何甜言蜜语都有效,菲儿心里甜滋滋的,唇角的花绽放的愈加艳丽了。 

交换了誓言; 

交换了戒指; 

在所有人的祝福声中,神父宣佈他们结為夫妻。 

尤斯轻轻掀起面纱,捧起她激动的小脸,给了新娘一个温柔绵长的深吻,直到她浑身酥软地 

瘫在他怀里才分开。 

“尤斯哥哥,菲儿终於是你得妻子了呢……”菲儿陶醉的呢喃著,痴痴地望著丈夫,翠色瞳 

眸蒙著水光,更显清澈空灵。 

“开心吗?” 

“嗯!菲儿很开心呢,高兴的眼泪都流出来了。”她忙不迭地点著小脑袋。 

“而且婚纱也好漂亮,很喜欢呢,就是仪式好闷好无聊啊。”对於贪玩好动的少女来说,除 

去成為心上人妻子的喜悦外,婚礼复杂的过程真的很难受呢。 

她的话让尤斯有些鬱闷,自己耐著性子就是為了给菲儿一个完美的婚礼,没想到菲儿也对这 

些仪式不感兴趣,大部分安排都成了枯燥的经歷,这怎麼行!得想想办法! 

 

 

 

送走了最后一批宾客,雨妃拖著疲惫的身子回到内院的小楼。 

这里是她们三人的独享的家,僕人们未得召唤是不能入内的。 

 

她走进客厅,客厅的魔法灯关著,静静的没有一个人,雨妃忽然觉得有些孤独。 

她摇摇头,挥去突生的寂寞,扫视四周。 

桌上不知道被谁点上一支蜡烛,光芒格外显眼。 

不知怎麼的,她的注意力不受控制地被吸引了过去,慢慢走到桌前,楞楞地对著蜡烛出神。 

 

那团小小的火焰是那麼的明亮,让人从心底里感到温暖。 

“好温暖啊。” 

她自语著,又凑近了些。 

明亮…… 

温暖…… 

 

雨妃专注地看著烛火,忙碌了一天,疲惫不堪的身心仿佛得到了抚慰,渐渐的鬆弛起来,心 

情变得平静。 

“嗯~真舒服~好像一直这样啊……不行、还有很多事要做……可是真的很放鬆……对了, 

还要去看看菲儿怎麼样了……舒服……再看一会儿……再看一会就好……嗯……”迟疑的声 

音变的轻微起来,最后悄无声息,雨妃的意识被烛火的魔力牢牢捕获著,越陷越深。 

明亮…… 

温暖…… 

平静…… 

 

她的大脑已经开始迟缓,温暖的火光正一点点的将她的思想吸出体外,每抽取一点,她就感 

到更加放鬆,心灵慢慢放空,变得乾净空白。 

明亮…… 

温暖…… 

平静…… 

放鬆…… 

 

雨妃的神情恍恍惚惚的,美眸有些涣散,烛火虽然仍深印在瞳仁中,不过已经模糊起来。 

她似乎毫无所觉,只是一动不动的站在桌前,静静地注视著蜡烛。 

心湖就像被抚平了似地,激不起一丝波纹。 

明亮…… 

温暖…… 

平静…… 

放鬆…… 

 

雨妃的视线愈加模糊,眼前的火焰虚化為一团明亮的光,暖黄色的光团似乎越来越明亮,而 

四周的一切却暗了下去。 

更亮…… 

更暗…… 

最后世界只剩下她和那团光,除此之外就是无边的黑暗…… 

雨妃的目光完全呆滞了,娇嫩的香唇因為失去意志的控制,微微张开著,一丝晶莹的津汁掛 

在嘴角。 

更明亮…… 

更温暖…… 

更平静…… 

更放鬆…… 

 

在她的眼里,那团光渐渐扩散开来,越来越大,光晕慢慢将自己裹进去。顿时,无法形容的 

温暖和安心包围了全身,舒畅地让她情不自禁地发出小声的吟哦,好似飘荡在春日暖风中。 

飘荡…… 

不断飘荡…… 

玲瓏的身躯无意识的随著晃动的烛火轻轻摇曳,好似风中的一朵娇花。 

飘荡…… 

飘散…… 

她的世界完全被温暖的光芒佔据了,一支烛火在灵魂中燃烧著,同化著她的意识。 

好温暖…… 

好安心…… 

好……